隨著氣溫開始往上伸,許多昆蟲開始活動,我的惡夢也隨著開始.從小我就是易被蚊子叮的體質,常常我被蚊子咬的滿腿包,在我身邊的人卻是一點事都沒有.在台灣還好,台灣的蚊子沒那麼毒,隔幾天就好了,再加上年輕時復原力較強,被咬的痕跡也是一下就好了.

但是在澳洲就不一樣了.被蚊子咬了後,隔了幾個月還是可以看到痕跡.有時我懷疑我被跳蚤之類的東西咬到,因為不但癢,還會有一個小水泡. 不過這些都算了,我也認了.從來沒有想過我會對什麼東西產生過敏的現象,但上一個夏天讓我發現原來我也有過敏體質.

上個夏天的時候,我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叮到右手的中指,他腫到不像樣,不但癢還痛,而且完全不能彎曲.只好花錢去給醫生看,花錢買藥,還請了一天假.醫生說買抗過敏的藥,剛開始我還不相信醫生.但因為那藥挺便宜的,我也就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買來服用.說也神奇,吃了之後,中指就開始消腫了.我那時才覺得我可能是過敏.

前兩天在開車的時候我又被某某東西咬了.這次是咬在右手的手臂跟左手的手背.在手背上的還好,但在手臂上的就腫的像個小山一樣的.還好在我沒做任何事下,沒有吃任何藥的時候,今天沒有那麼腫了.呼,還好.

我想…我可能永遠都不知道我是被什麼東西咬到.可能永遠都不知道我對什麼東西過敏.

Advertisements